• 现在的位置:首页 > 营养师>基因变异对饮食反应的影响



  • 基因变异对饮食反应的影响


    随着医学、遗传学和营养学交叉研究的深入,越来越多的资料表明,基因可决定健康及疾病易感可能性。特别是对慢性病危险性(如肥胖、心血管疾病、2型糖尿病和骨质疏松等)有主要作用。危险分级可遍及营养状况的整个范围,基因变异影响或决定饮食反应。

    过去人们对肥胖认识仅限于营养状况问题,认为因能量摄入过多引起的肥胖是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等的危险因素。现在人们认识到肥胖是常见的、明显的、复杂的代谢失调症,并已成为慢性病防治领域的研究热。点。研究发现,人群和动物都存在对肥胖易感和抵抗现象。有证据表明造成此现象的主要原因是遗传特异性,即某些基因多态性可影响能量摄入、能量代谢和脂肪形成进而影响体重。有人将17 500名成年男女分成两组,一组286人在随后6.8年平均增重12.8kg,一组在相同时间内体重维持平衡(限食、高乙醇消费、怀孕、最近改变吸烟状态受试者和患有严重疾病受试者排除在外)。研究人员比较肥胖基因多态性和一些生活方式。检测LEPR-基因(LEPR Lys109Arg,LEPR Gln223Arg,LEPR Lys656Asn),UCP1基因(在-3826 5,处发生A-G突变),UCP2基因(Ala55Val,45bplns/Del),PPARG2基因(Pr012Ala)和ADRB2基因(Gly16Arg和Gln27Glu)多态性和增重关系。结果发现,ADRB2基因Gly16Arg多态性(男性P-0. 04,女性P-0. 05)和LEPR基因Lys109Arg多态性(女性)与增重有关。增重者有明显吃餐前点心和空余时间活动少特点。可见ADRB2基因和LEPR基因变异可影响饮食习惯、能量摄入、代谢和储存,进而导致体重获得敏感性变化。
    骨质疏松常是造成骨折的主要原因之一,现已成为世界关注的健康问题。多喝牛奶多吃奶制品,尤其是在儿童期多喝牛奶,以获得更多乳钙增加骨密度,已是得到普遍赞同的预防骨质疏松营养干预措施。.但近来有研究资料发现,在欧美国家,儿童每天饮食钙一般达到800mg水平或以上,而且有喝牛奶吃奶制品的习惯,而中国儿童饮食钙摄入每天平均只有250~300mg,并且多数人没有喝牛奶吃奶制品的习惯,但欧美人骨折率却并不比中国低,反而高得多。同时研究人员发现亚洲人钙吸收能力是欧美人1倍。有人曾经通过对白人和黑人骨矿密度(BMD)比较(黑人比白人BMD高),同卵双胞胎和异卵双胞胎BMD比较(同卵双胞胎比异卵双胞胎BMD更接近),和家系研究(骨质疏松母亲女儿与正常母亲女儿相比,其BMD更低).发现遗传因子对BMD有重要作用。进一步研究发现雌激素受体基因、TGF-β基因、维生素D受体(VDR)基因变异均与骨质疏松有关,其中VDR基因多态性对峰值骨密度影响占75%。遗传差异是否是造成欧美人与亚洲人对饮食钙不同反应的主要原因是值得人们进行深入探讨的问题。
    有关研究还发现乙醛脱氢酶一2、乙醇脱氢酶一2、乙醇脱氨酶一3和谷胱甘肽转移酶M3基因多态性也可影响乙醇代谢,从而导致不同个体对乙醇耐受存在明显差异。乙醇进入体内,首先在肝经乙醇脱氢酶( ADH)氧化生成乙醛,乙醛再在乙醛脱氢酶( ALDH)氧化下变成乙酸。最后分解成二氧化碳和水。ADH基因已定位于4q22.ADH为二聚体,大多数白种人有ADH12基因型。其产物为ADHl;而90%的黄种人有ADH22基因型,其产物为ADH2.ADH2活性比ADH1活性高3倍,故在黄种人饮酒后乙醛产生速度快,乙醛刺激肾上腺素、去甲肾上腺素分泌,引起面红耳赤、心率加快、皮温升高等症状。而大多数白种人饮酒后产生乙醛较慢,不易引起上述反应。ALDH主要有1种同工酶:ALDH1和ALDH2,ALDH2活性高于ALDH1.白种人几乎全部含有ALDH1和ALDH2.而在50%黄种人中,仅有AI。DH1而无ALDH2,属ALDH缺陷型。种族或民族不同ALDH缺陷表型分布也不同,表现出ALDH多态性。有证据证实,酒精中毒严重程度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有ALDH2缺陷基因型。如是有ADH“非典型(ADH2)”人而不有ALDH缺陷型,一是因“非典型”
    ADH活性高,能迅速将乙醇降解为乙醛;二是因ALDH缺陷型对乙醛氧化速度慢,故这种人乙醛浓度比正常型ALDH人高,对酒精耐受性差,易产生酒精中毒。大多数白种人情况相反,故不易引起酒精中毒。
    有人对234位患食管鳞状细胞癌日本男性和634位年体检无癌日本人做队列研究,发现轻度饮酒ALDH2* 1/2*2基因型人比轻度饮酒ALDH2* l/2*1基因型人患食管癌危险性高5.82倍,和中度饮酒ALDH2* 1/2*1基因型人相似。ALDH2*1/2*2基因型中度饮酒者危险性大于ALDH2*1/2*1(OR=10.38)基因型重度饮酒者。同时有ALDH2* 1/2*2和ALD2*1/2*1基因型个体患食管癌危险性以乘法(OR=30.12)速度增加。而单独有ALDH2* 1/2*2或ALDH2* 1/2*1基因型OR是7.36和4.11.日本饮酒男性患食管癌危险性最大(91%),尤其是携带不活动杂和(heterozygous) ALDH2个体(占68. 5%),故有关人士提出有必要对ALDH2和ADH2易患食管癌的东亚人进行限制饮酒健康教育。



    上一篇:文化史和生物史对营养需要的影响
    下一篇:慢性病营养防治应个性化
    相关链接: